评论

可看精神科医生,宠物沟通师……宠物市场里的“新职业”

近年来,随着年轻“铲屎官”不断加入养宠大军,养宠需求也愈加多样化,许多与宠物相关的“新职业”也随之产生。如宠托师、洁宠师、行为调整师、宠物减肥师等等。还有的宠物主花钱为“毛孩子”做心理咨询、解读宠物的行为、邀请宠物沟通师与其“对话”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宠物服务者提供不了的。

一分离就“搞事情”? 宠物“精神疾病”也可就医

何建昌是一名“90后”宠物精神科医师。2012年,何建昌毕业后来到深圳,成为一名国家执业兽医师,主攻方向之一是兽医行为学,至今已执业10余年。据介绍,兽医行为学家类似于宠物的精神科医师,必须有兽医的教育背景才能进修。

“目前国内学习兽医行为的途径不多,主要以一些国际上有公信力的学者在中国开设的课程为主。”何建昌师从台湾一位知名动物行为学者。历经5年学习后,他接诊了第一只有分离焦虑症的小狗。这只小狗前爪磨破,指甲断裂流血。宠物主表示,自己一出门,小狗就会不断刨门,哪怕受伤都不会停止,直到看见主人回家。宠物主介绍,为了避免小狗自伤,其想过将小狗关笼子等方法约束,但都无济于事。这种人宠关系也令宠物主倍感疲惫。何建昌分析,小狗患有分离焦虑症。宠物主也是第一次听说宠物也患“精神问题”,决定接受治疗。在针对性的行为矫正和药物介入后,这只小狗逐渐可以独自在家,主人也可以正常地出门了。

此后几年,何建昌陆续治疗过十几只有“精神问题”的猫狗,据介绍,分离焦虑症、雷声恐惧、广泛性焦虑等“精神问题”,在猫狗中也很常见。

何建昌接诊蓝猫。

宠物沟通师 宠主双方都沟通

“95后”淼淼养了5只乌龟、3只猫、一只狗、一只蝾螈和一只豚鼠。去年入行“宠物沟通师”,当时这个话题讨论热度高涨。至今,她已经完成了上千个订单。订单最多时她一天能接30个,少的时候则可能1天也没订单。在她沟通的宠物中,猫狗占多数,也有少量的异宠,如宠物蛇、花枝鼠、鹦鹉等等。

在淼淼看来,宠物沟通师本身门槛并不高,“这个行业目前没有标准,难免鱼龙混杂。”谈及如何与动物沟通,淼淼称自己会通过抚摸、眼神交流等方法和宠物“交流”。接单后她通常的做法是建议主人带着具体问题咨询,再提供宠物有关信息作为沟通的准备。

据介绍,根据服务时长不同,每个订单收费几十元至几百元不等。淼淼表示,这个行业目前没有公认的收费标准,从业人员可以“自定义”收费。淼淼的收入并不算稳定,“多的时候月入能过两万,少的时候几千。”淼淼介绍,来咨询的宠物主主要有两类,宠物在世的,以及宠物即将或已离世的。宠物在世时,主人更关心“它最近有什么不开心”等问题,想让宠物更快乐。而对于后者,主人则需要她做好宠物的临终关怀。“宠物离世后,主人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大都是‘它怪我吗’。”在淼淼的印象中,动物离世后,许多宠物主除了悲伤,还会有自责心理,这时,她要做的是对主人的陪伴和安抚,提供足够的情绪价值。

入行一年多,淼淼也有被客户质疑的经历,她也希望这个行业逐渐规范,“可以当成事业去做”。在谈及职业发展时,她也透露了担忧:“随着宠物沟通师的流量逐渐变低,最近客户似乎不如以前多了。”

淼淼与客户的小牛互动。

“新职业”≠市场刚需 千亿市场里还未争得一席之地

据《2023-2024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显示,2023年,城镇宠物消费市场规模为2793亿元。读特新闻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,在宠物行业这个千亿市场中,“新职业”并不代表市场刚性需求。

据悉,随着养宠需求愈加多样化、个性化,诸如宠物沟通师等职业也随之诞生,但大多数职业并不在《国家职业资格目录》中。

据了解,在其他宠物门诊,如牙科、心血管疾病等,何建昌一天接诊量可能多达10个;相较之下,其2018年以来介入宠物精神科治疗,至今只接诊10余个案例,诊疗数明显较少。他也表示,在日常接诊中,每10个宠物案例中至少发现1个可能患有精神疾病,但选择介入治疗的宠物主则寥寥可数。究其原因,他认为,首先是大众对宠物精神类疾病的认知度不高,主人通常难以接受宠物有心理疾病,也不愿意宠物接受治疗。其次,宠物精神疾病的诊疗费用高、治疗时间长,并非所有主人都能为之付出。何建昌表示,自己首次门诊收费在千元左右,看诊时间约1.5小时。有的资深专家起步价则达数千元。在首次看诊后,宠物大概率需要连续几个月复诊,而由此产生的医疗费并不涵盖在目前宠物险的报销范围内,全由主人自费。

读特新闻记者在部分深圳养宠群,以及社交媒体上就“宠物心理医生、行为学家或沟通师”相关话题发起询问,在数十个回复询问的宠物主中,只有1人表示听说过宠物心理医生和宠物沟通师,1人表示愿意支付心理诊疗费,较多人接受“沟通费”。大家对宠物心理医生的关注明显较高,但也觉得诊疗费用“太贵了”,且对“医生的职业素养界定”等提出疑问。

除客户认知度不高、需求量有限限制了行业发展以外,能够提供服务的从业者数量也不多。记者在企查查查询到,深圳目前共有607家宠物医院,按照每个医院至少配备3名医生的要求来估算,全市的执业兽医人数或在2000左右。随后,记者随机拨打了10家医院的电话,只有1家回复“有1个能看宠物行为的医生”。此外,行业标准的建立、宠物能否取得药物也制约着宠物“新职业”行业发展。

【来源:读特新闻(记者 谢婧)】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平台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