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

哈利、伊莉、哈雷,解锁新任务!

这张照片中的三只拉布拉多犬分别是哈利、伊莉和哈雷,它们是我国首批孤独症辅助犬,年龄都在2岁左右。

去年年底,它们从学校正式毕业成为孤独症辅助犬,目前,它们已经开始守护“星星的孩子”。

该项目发起人、公益人士陈嫱介绍,辅助犬没有任何攻击性,拥有锚定、深度拥抱等技能,能为孤独症孩子提供情感支持,帮他们与外部世界产生连接。持证上岗月余,它们的表现如何?与“星星的孩子”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?

01

陈嫱介绍,2023年12月,哈雷、哈利和伊莉拿到了国际辅助犬认证,顺利毕业。项目团队随即开放了辅助犬免费服务的申请。

经过严格筛选,今年4月,三位“星星的孩子”和狗狗匹配成功,分别是山东烟台的男孩煊煊,山东泰安的女孩欣欣,安徽合肥的男孩小烨。通常情况下,辅助犬会陪伴他们8年左右,然后退休养老。

煊煊有着孤独症孩子里少见的开朗爱动。他精力旺盛,喜欢户外活动,他的爸爸妈妈每天要花费大量的精力陪他,同时还要预防他出现过激行为。

他匹配了狗狗中性格热情、体力好的哈利。带回家后,哈利经常陪煊煊一起奔跑、玩球,帮助他释放多余的精力和情绪。父母说,煊煊以前怕黑,不敢独自睡觉,但有了狗狗的陪伴后,他们玩累了就回屋休息,睡眠质量也比以前好了很多。

△煊煊和哈利

7岁的小烨看到感兴趣的东西会迅速跑开,有时候家长稍不留神,他就跑到了大马路中间,甚至没了踪影。他匹配到的哈雷专注度高,力气较大。每次小烨急速跑开时,就会被哈雷锚定——当狗狗感受到与小主人之间的牵引绳力度异常,它就会迅速趴下,让小主人没法跑掉。

小烨的家人说,在被哈雷多次锚定后,孩子第一次主动表达了要去哪里的需求,“不像以前那样一声不吭直接跑,他会表达自己的愿望了”。

△小烨和哈雷

5岁的欣欣是相对重症的孩子,在公共场合会蜷缩起来。她匹配到的伊莉也是一个“女孩子”,性格温和。之前,欣欣出门几乎全程都需要家人抱着,自从有了伊莉后,她开始试着和狗狗一起散步。

在相处一段时间后,欣欣出现了过敏症状,家人只能做出艰难的选择,先将伊莉退回。陈嫱介绍,狗狗与家庭匹配流程有一个月的观察期,在此期间如果磨合出现问题,可以申请退回。伊莉将重新进入匹配流程,到合适的新家庭陪伴孩子。

02

对于孤独症孩子而言,成年人在和他们交流时,往往带着一定的要求和目的,而辅助犬带来的则是无条件的爱和陪伴,使他们更容易敞开心扉。除此之外,辅助犬严格的挑选和训导机制,也使得它们更能胜任自己的工作。

陈嫱介绍,哈雷、哈利和伊莉是从全国200多家犬舍中层层筛选出来的,它们健康状况良好,喜欢与人互动,情绪也十分稳定。“任何场景下,它们一旦表现出攻击的倾向就会立即被淘汰,所以最终毕业的辅助犬安全性十分可靠。”

辅助犬与宠物狗差别非常大,它们相当于不会说话的小助手。在专业训练过程中,它们要学会坐、站、停、随行等接近30个基础口令,还需要学会深度拥抱、锚定等针对孤独症孩子设计的动作。

△辅助犬展示锚定动作。一旦感受到牵引力度异常,辅助犬会趴下,避免孩子跑丢,同时提示家长。

辅助犬的口令一般使用英文,这主要是为了避免周围声音的干扰。日常生活中,它们还需要懂得根据主人的口令进行进食、排便。遛狗时,在它们尾巴上绑一个便袋,喊“busybusy”,它们很快就能解决完大小便。

训导是一个多次重复的过程。“好在我们挑选的狗狗都很喜欢与人打交道,它们不会觉得是在工作,而是很享受这个过程。尤其是哈利,每次尾巴都摇得像风扇。”

要想获得国际辅助犬认证,狗狗所有“科目”的考核成绩必须全部及格。但毕业后,它们并不能直接进入家庭,还需要与候选家庭进行共同训练。

这是辅助犬和家庭双向选择的一个过程。在候选家庭与狗狗相处的时间里,训导师要根据孩子和狗狗的特点进行相应匹配,同时“淘汰”掉不适合的家庭。

同时,狗狗在和孩子相处过程中,会根据他们的语调、动作甚至心跳速度,学会主动感知情绪,自主判断在什么时候可以提供服务。许多孤独症小朋友有刻板行为,狗狗察觉到孩子行为异常后,会趴在小朋友腿上中断刻板行为,潜移默化中让孩子减少这个动作——这样的安抚,往往比家长直接喝止更有效果。

03

给“星星的孩子”送上辅助犬,这个想法萌芽于陈嫱一次当志愿者的经历。

2019年,她前往一所特殊学校当志愿者,看到一个孤独症孩子一边大喊一边抓挠自己,老师只能抱着孩子尽力安抚。她心疼又难过,自那以后,她总想着为这些孩子做些什么。

那时候,陈嫱和几个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动物保护机构,救助流浪动物。后来,在一次公益活动中,陈嫱认识了国际辅助犬组织的训导师王春笋。

△陈嫱

交谈中,王春笋告诉她,孤独症辅助犬在国外已有40年左右的临床经验。许多孤独症⼉童对动物有着依恋,有文献数据表明,使⽤辅助⽝通常可以提⾼孤独症儿童的沟通技巧并减少⾏为问题,还能有效增加睡眠时间。

陈嫱一下子“动心”了!由此,由王春笋提供技术支持,他们开始了孤独症辅助犬的训导工作。

△王春笋(左)带孩子感受辅助犬

这在国内是一个全新的事物。当三只辅助犬毕业后,陈嫱原本以为会有“成千上万的申请家庭”,但令她意外的是,她们最终仅仅只收到70多份申请,其中,有人质疑辅助犬的专业性,有人担心免费申请辅助犬是个骗局,还有人担心辅助犬数量太少,“申请也没用”。

陈嫱知道,让孤独症辅助犬被广泛接纳,是一个漫长又艰辛的旅途,但她依然在努力着。目前,第二批辅助犬已经在培训中,她也在探索更多帮助孤独症孩子的方式。“也许未来,辅助犬可以走进特殊学校,用一对多的方式陪伴和疗愈孩子们。”

或许,一只狗狗无法从根本上扭转孩子的病情,但在陈嫱看来,这是用生命温暖生命、用生命陪伴生命的过程,这个过程中,假如能为孤独症儿童和他们的家人带来一点点慰藉,那她做的就值得。

在未来相处中,狗狗们会和孩子发生哪些故事?孩子们又会有哪些新变化?央视新闻《相对论》将走近辅助犬和“星星的孩子”,持续关注这个温馨的故事。一起期待!

总台记者/林丽丽 李娟

素材综合/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、四川省科技公益发展基金会、而行上海导盲犬学校

来源:央视新闻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平台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大家都在看
推荐阅读